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活动 >

宁波我们不一样

发布时间:2022-01-13

  。一二三产业协调发展,均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发展。第一产业增加值314.1亿元,增长2.4%;第二产业增加值5105.5亿元,增长7.9%;第三产业增加值4427.3亿元,增长8.1%。

  全市文创产业增加值716.3亿元,比上年增长22.2%,占GDP比重为7.3%,较上年提高0.4个百分点。

  “东出大海,西连江淮,转运南北,港通天下”的宁波,作为我国东南沿海重要的水陆运输枢纽,与一些“妖艳”的滨海城市不同的是,宁波将海洋文化演绎到了极致。

  邻水而生的宁波人,古时南下杭州、北上北京,必经一条水路——浙东运河。浙东大运河,又称杭甬运河,是中国大运河的末端,亦是“海上丝路”的起点。

  2014年,中国大运河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,浙东运河作为组成它的一部分,填补了宁波世界文化遗产的空白,宁波自此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城市,拥有了一张世界文化遗产的名片。

  早在7000年前,百越先民“以船为车,以楫为马,往若飘风,去则难从”,地处沿海的宁波先民已经开始了对海洋的探索,创造出了灿烂的“河姆渡文化”。在宁波余姚的河姆渡镇文化遗址中,不乏制作精良的渔猎工具和大量各类鱼骨,证明当时河姆渡人就已经开始从事海上活动。

  唐朝开元二十六年(738年),以四明山命名为明州的宁波,真真正正的成为了城市。

  长庆元年(821年),明州刺史韩察将州治从小溪镇迁到“三江口”,以今天中山广场到鼓楼一带为中心,建起官置,筑立子城,奠定了宁波的城市格局。

  余姚江、奉化江、甬江三江交汇形成“三江口”,江阔水深,水浪平静,是天然的良港,呈现“海外杂国,贾船交至”的繁盛场景。

  明洪武十四年(公元1381年),明太祖朱元璋为避国号讳,取“海定则波宁”之意,改明州为宁波,并沿用至今。

  1581年,西班牙人门多萨收集大量资料后,编成《中华大帝国史》。书中认为中国沿海共有5个省份,其中之一便是“Liampo”(宁波),不见浙江。所以,“先有宁波,再有浙江”,绝非空谈。

  然而,随着倭寇之患的到来,以及禁海政策的严苛,以海港而闻名的宁波变身为海疆堡垒,暂别繁华港口的命运。

  1842年,中英《南京条约》签订,宁波作为“五口通商城市”之一,被迫开放。蜂拥而至的外国人以欧洲城市建筑为蓝本,在三江口北岸建立起居留地——宁波“老外滩”。20年后,上海口岸崛起,宁波口岸的地位才逐渐被削减。

  如今,老外滩内依然有许多建于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的建筑,有着鲜明的西式和中西结合的建筑风格,见证着宁波在中西交融中的历史变迁。

  借助通商口岸带来的机遇以及航运贸易优势,中国近代四大商帮之一(晋、徽、宁绍、潮汕)的宁波商帮纷纷创办轮船公司。尤以虞洽卿、朱葆三、李云书创办的宁绍轮船公司和三北运输公司最为出名。

  同时,在三江口到下白沙一代修建码头,从事宁波到上海等国内各地的航运运输;以宁波、上海为基地,航运足迹遍及长江流域和天津等商埠。《鄞县通志》中记载:“至五口通商后,邑人足迹遍履全国、南洋、欧美各地,财富日增。”

  二战后,宁波商帮转移到香港、北美等地,宁波人自此散布在世界各地,宁波也成为著名侨乡。

  也许,宁波人无论走出家门多远,临海长大的他们,植入骨子里的自然亲水之感会一直与他们相伴。

  象山石浦港,旧称“酒吸港”,又称“荔港”。东门、对面山、南田、高塘诸岛围列成天然屏障,形成四岛屏罗、五门环列的“月牙”状封闭型港湾。

  石浦港可泊万艘渔船,行万吨海轮,港内风平浪静,是东南海著名的避风良港,兼渔港、商港之利,是全国四大渔港之一。

  “夏三月,川泽不入网罟,以成鱼鳖之长”。为留给鱼虾充足的修养时间,维护生态平衡,自1995年起,东海、黄渤海地区全面实施伏季休渔制度。

  一般黄渤海区域休渔时间为6月1日~9月1日;南海区域和北纬26°30′以南的东海区休渔时间是5月16日~8月1日;而浙江所在的东海区休渔时间则是6月1日~9月16日。

  春季四五月份,多是鱼类产卵时节,5月又是幼鱼高发期,因而,宁波将休渔期提前到5月1日;8月1日,部分渔船可以出海,餐桌上渐渐有些新鲜的海物;每年9月16日,历经4个半月的休渔之后,象牙山石浦迎来了开海渔猎的时节。

  象山石浦海鲜街,摆满海鲜的盆盆盒盒中“硬挤”出一条小路,有几个人可以淡定走完?/图片来自网络

  严格的伏季休渔制度和幼鱼保护措施,让浙江的渔业资源实现了恢复性的增长。2017年,实现渔业增加值616亿元;2018年上半年,渔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545元,同比增长9.2%。

  自古,东海渔民便有开捕祭海的民俗,期盼海洋庇佑、出海顺利,鱼虾满仓而归。实行“休渔期”后,只有在“休渔期”结束后,渔民方能出海捕捞。

  象牙山县石浦镇将开渔上升为海洋文化盛典的层面——中国(宁波象山)开渔节,成为中国农民丰收节系列节日之一;赋予“保护海洋,感恩海洋”的意义。自1998年举办以来,中国(宁波象山)开渔节至今已走过21个年头。

  宋朝吴自牧在《梦梁录》中也记载说“其妃之灵著,多于海洋中,佑护船舶,其功甚大,民之疾苦,悉赖帡幪。”

  妈祖文化肇于宋、成于明、盛于清、繁荣与近现代,是主要集中在福建、香港、澳门、中国台湾等沿海城市的民间信仰。2009年,“妈祖信仰”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《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》。

  开渔节前夕(9月15日),影影绰绰的彩船照亮了石浦港的海面,岸边则聚满了向妈祖祈福的渔乡人群。

  九艘渔船组成的“妈祖巡安”船队,自东门渔村出发,按照既定路线绕石浦港巡安,用古老的海洋风俗风情拉开今年开渔节的帷幕,连接起中华渔文化。

  位于船队之首的“肃静回避”船队,营造出庄严肃穆的观赏氛围,表达对渔乡对妈祖的敬畏之情感;其后的“妈祖巡安”船上,只见妈祖身穿龙袍,脚蹬鳞靴、披戴凤冠霞帔,船上信众手持旗帜,恭立祈福。其余船只紧随其后,表达对妈祖的敬意,期盼一年又一年的年年有鱼。

  从古沿袭至今的祭海仪式,是开渔前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。“一敬酒,感恩海洋;再敬酒,波平浪静;三敬酒,鱼虾满仓。”

  在主祭人、陪祭人的带领下,渔童手捧装满鱼、虾、蟹等海洋生物幼苗的小鱼缸,虔诚地走向大海,将幼苗放生。将“欲取之必先予之”的文化与海洋文化融合,善待海洋、保护海洋。

  不知是人群中谁家孩子兴奋的喊着,岸上涌动的人群也慢慢停了下来,占据有利位置,遥看百舸齐发。

  鞭炮声中,约略四千艘渔船紧跟头船之后,从铜瓦门、东门、下湾门、蜊门及三门等5个水道上渐渐汇成一队,“出五门、通四海”。

  船上旌旗飘飘,渔船满载出海人的希望与期盼,渐渐驶向远方。短则几日,多则数十日,他们将踏上回家的征途,带回海洋的馈赠。

  未来几日,宁波人民的餐桌上将出现这次出海主要捕捞而得的带鱼、鲳鱼、鳗鱼等鱼类。/@文化遗产DIBO-马頔翔

  根据不同鱼类的生长习性与习惯,渔民自有一套完整且严格的捕捞作业方法,颇有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的感觉,其实,还不是“吃”的本能决定的?

  以拖网为列,顾名思义,即利用渔网、并借助渔船拖拽,进行海洋底层和近底层鱼类捕捞,多会捕获鳕、鲱鱼、带鱼、马面鲀、大黄鱼、小黄鱼、乌贼、枪乌贼、鲆鲽、虾类、蟹类。

  你像待捕的小鱼一样,瘫坐在地板上,老母亲一人双手拖你,却也只是在地板上滑出几步(拖网捕捞中的单船拖网);一旁的老父亲看不下去,两人联合(拖网捕捞中的双船拖网),连拖带拽的把你拖走了…

  随着出海归来的渔船渐次多起来,市场上的海鲜种类逐渐丰富了起来,鱼肥蟹美,总是忍不住买了一兜子回家。/图片来自网络

  这种方法虽然捕捞了大量的鱼虾,但也把海洋生物赖以生存的海底家园“犁”了一遍,剩下的生物更难生存,就像你被生拉硬拽去上学时受伤的心一样。

  在石浦当地有一种特色饮食——鱼滋面,曾是招待贵客的上等菜肴,现已遍入寻常百姓家。

  鱼滋面以去刺去骨的马鲛鱼做成,配以清甜爽口的大白菜,既有了鱼类的鲜美,又有着蔬菜的清香,口感爽滑鲜美。

  见鱼不见刺的鱼滋面,看似简简单单,不花点心思与耐性却也烹饪不出。/图片来自网络

  将鲜活的红膏呛蟹切成数块放入密封食品盒内,加入凉白开、花雕酒、高度白酒浸泡,不知道螃蟹会不会打醉拳。再辅以提鲜去腥的生姜、花椒、八角等,加盐到饱和状态。

  海鲜,贵在一个“鲜”,刚从海中捕捞的海鲜,还在滴答着水,随手丢进锅中,用最简单的烹饪手法——白灼和清蒸,留下最原汁原味的“海”味。

  蒸汽作用下,蛤蜊“咔哒、咔哒”张开了小口;竹节虾竟也悄悄穿上了“粉红色”的马甲。别以为穿上马甲,我就不认识你了!/图片来自网络

  象山十大名菜中“丰收螺号”、“海中花”、“群龙绣球”、“开渔之喜”等不仅色香味俱佳,摆盘也宛如件件精美的工艺品。

  蒸海鱼,改刀后的牙片鱼、黑头鱼上缀以葱丝等,旺火快蒸,保留下肉质鲜嫩。/图片来自网络

  宁波市内,吃海鲜多是在酒店内,少了一分海鲜大排档的热闹与接地气,多了一分不能亲水的遗憾。

  甬江边的宁波水产品批发市场(原路林市场),是各类海产品的聚集地,它悄悄给宁波的空气中撒了一撮细盐,满是沁人心脾的海味。

  未来,渔人码头将建于此地,源源不断的新鲜海产品,将从石浦运送至此。甬江边旁、三五好友、一顿海鲜大排档,体验着大众化的消费,酒店化的管理方式。与水临近,塑造亲水之情,品味美食的同时,也汲取了海洋文化知识。